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戒赌啊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123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回头是岸

我的电玩老千生涯

[复制链接]

22

主题

89

帖子

25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58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3-3 10:5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章 阿标勾狮子
  灯笼是张纸,捅破不值钱,想必那些游戏玩家也知道,明白了游戏机的常理,也不至于输很多钱。
  赌博是一种心态,赚钱又是一种心态,抱着赌博的心态玩游戏必输,而带着技术玩游戏必赢。
  与阿标和小东北认识后,我的豪爽赢得他们的信任,于是一起到电玩城赚钱,我需要他们的技术,他们需要我的保护,赚了钱平分。我们三个人的配合,一天下来能赚一万多,玩了半个月,形势一片大好。
  这一天,很多人在玩狮子机,机器不断吃钱,总的吃了至少十五万,一直不吐,我们三人配合打1500分的平均分,不见狮子也不出彩金。
  小东北急了,提议追狮子。
  我想,机器杀了这么多,也应该出狮子了,要干就干。阿标也同意追狮子。
  从刚开始的小追到最后全部十二键,全部压满。也没有出狮子和彩金。
  不过我们把别的玩家都给打趴了。着时候机器吃了27万左右,我们也输了3万多块。我们决定开始包机,追狮子。
  十万的现金准备着,等待狮子的出现。


  然而,事情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,开始一台机追,后来两台机追……八台机都开始追狮子,阿标已经输红了眼,不知不觉输了几万块,见不到狮子,他大骂了起来。
  终于出了狮子,一闪而过,没有连狮或是隔板狮,一直输。
  我们不管了,相互拿钱上分,输红了眼,十万只剩下一万。
  阿标停了下来,冷静的说:“不能再玩了,老板肯定把机器调了,输多少都赢不回来,走吧,明天我拿东西来勾狮子。”
  我心急如焚,这可是十万,不加之前输的钱,整整十万,就剩下手里的一把散钱了。我说:“怎么勾?”
  阿标使了眼神,说:“走,回去再说。”
 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输得这么惨,一天我们几人在这个游戏厅输了十四万左右,以前输几千,几万无所谓,现在一下输这么多钱,心里多少有些难受。
  找了一个大排挡,点了东西吃。
  阿标说:“老板在机器上做了手脚,今天肯定是打不回来了,明天再搞。”
  我说:“怎么搞?”


  阿标找了一根铁丝,把铁丝拧弯成像鱼钩一样,拿一个碗一个盘子,他说:“你看,这个碗相当于我们押分的面板外圈,碗就是里面的动物内圈,等内圈面板快停的时候,狮子快到的时候就勾住它,不就成了。”
  妈的,这么简单?
  我心里不由得骂了起来,有这么简单的事,还输十几万。我说:“你不早说,害我们输这么多钱。”
  阿标说:“我这个技术不是太好,勾狮子的时候有点明显,怕被人看到,需要些人来配合。”
  我说:“人我有啊,你要多少人?”
  阿标说:“这个不是两三人就可以的。”
  我说:“十个够不够?”
  阿标说:“够。”
  我马上就给秋子和天天打电话,让他们赶到大排档,讲了今天输钱的事,明天要去扳本,让大家准备好,阿标见我认真起来,也就有了信心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阿标带着工具来找我,我拿着一看,和鱼钩差不多。
  我说:“你这个真的能行?”
  阿标说:“这个东西是用自行车的钢丝做的,你看,我先把面板上面打个眼,用这个勾勾住底盘,成了之后,把螺丝放进去那个眼里,也没人会怀疑。”
  我说:“还是你想得周到。”
  秋子带着马飞和阿洪,天天带着晓欣和灿灿,我带着阿标和小东北,分三组前后进入了游戏厅。
  狮子机上没人玩。
  我上了两百,阿标在旁边玩,小东北玩牌机,秋子和天天带人散落在各种机器上,目的是阻挡服务员的视线。
阿标见服务员没过来,拿出钻花在面板上打了个眼,把勾子放了进去,朝我点了点头。
  “服务员,上分。”
  我大喊一声,略显怒气。
  服务员走了过来,见我拿了两千钱,有些羡慕的说:“大哥,昨天赢了多少?”
  我说:“输十几万吧,我就不相信,今天还输,你们这机器是不是动了手脚了?”
  服务员说:“怎么可能。”
  秋子在喊:“上分上分。”
  服务员便走了。
  四个面上了五百块,全部押狮子。
  阿标手握着一个拳头放在上面。
  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。
  我朝天天示意,她急忙带着晓欣和灿灿到前面的机器上玩耍,故意不知道怎么玩,让服务员教她,边上的服务员也凑了过去。
  机器转了起来,阿标勾住一个兔子,我差点就没叫出来,你妈的搞什么,押的狮子你小子勾兔子。阿标诡秘的笑了一笑,手轻轻的动了一下,兔子划了过去。
  40倍的狮子!!!10000分。
  服务员走过来一看,说:“哟,运气这么好,第一把就中狮子。”
  我说:“昨天你没上班,我输了那么多,今天它肯定要吐点嘛,不然我一大清早跑来干嘛,就是来扳本。”
  阿标趁我和服务员聊天的空隙,把勾子收了回来,然后装模作样的下了机器走了走。
  服务员说:“昨天我没上班,我们上一天休息一天,我都看见你好多次了。”
  小东北跑过来,说:“哇,运气这么好,我也上两千试试。”
  于是,四个面上又上了五百块,我和小东北故意输了。服务员却不走,好像知道我们要动手脚一样,死死的盯住了我们。
  秋子在旁边的机器上喊:“服务员,上分。”
  服务员一走,阿标便又把勾子入了进去,我和小东北又把狮子押满。
  这时候天天又把服务员叫了过去。
  转啊转啊转啊……
  46倍金狮子!
  服务员听到机器中了彩金的声音,急忙跑过来,惊讶的说:“又出狮子啊?”
  我说:“隔板狮,很正常嘛!”
  服务员说:“是很正常,隔板狮经常出,你们今天运气好好。”
  阿标的勾子却没有拿出来,服务员的眼睛一直盯着机器,我便说:“靓女,给我倒杯水。”
  一个面板11500分,加上彩金,八个面板中了有大概10万分,加上之前的得分,我和小东北有14万分左右。
  我说:“下分。”
  服务员说:“等一下,我没这么多的钱,我叫经理来。”
  经理走过来一看,一脸的怀疑:“怎么中的啊?”
  我说:“怎么中的,好像我们偷的一样,当然是中的狮子,你们服务员自己在这里看着中的,我昨天输十几万,你怎么不问我怎么输的。”
  经理当然知道我输了十几万,拿了钱给我们,这事当然不能再进行,我们便撤了出来。
  除去今天的本金,赢了六万三。
  我说:“这个游戏厅现在机器不好搞,赢不了多少钱,干脆使劲捞,捞得了多少就捞多少,今天肯定不行了,那个服务员和经理肯定会盯着我们,明天我们多叫点人,把机器全部围满。”
  大家没什么意见,又商量了一些细节。
  第二天早上九点,所有人在电玩城集合。保时捷和耗子带了十几个兄弟,在游戏厅做掩护,一人给两百块玩机器,主要目的就是和服务员聊天,让服务员教机器;阿深、阿达、暴牙和麻子配合玩狮子机,天天秋子带着人在我们的周围玩其他机器;阿标和小东北和我作为主力。
  阿标负责勾狮子。
  万一被发现,我和阿标先走,保时捷等人故意制造混乱掩护我们。
  一但和老板有矛盾,大家早撤早好。
  一场人狮大战即将上演。
  狮子机只有一个小玩家,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,上了五百块。
  服务员是我输钱那天上分的服务员,对我很客气。
  人慢慢的进入游戏厅,一下就热闹了起来。
  服务员们也热情的张罗着。
  我们都在等待着阿标的勾子。
  小玩家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预谋,他继续在那押分。
  我说:“兄弟,这个面给我行不,你上面有120分六十块,我给你一百块,买你的位置。”
  小玩家说:“我都输两百了。”
  我说:“给你三百。”
  小玩家见我凶巴巴的,把机器让给了我。就这样机器的八个面都是我的人,我一个人玩三面,他们一人玩一面。
  一个玩家站在我边上,准备看我玩。
  我气势汹汹的说: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?”
  玩家急忙走开。
  阿标准备就绪。
  狗日的,阿标手一抖,失误了,我们明明的押的是狮子和熊猫,他给勾了个兔子。
  服务员一看,差点笑了出来。
  我说:“他妈的,出个兔子。”
  秋子让服务员上分。
  服务员一离开,我朝阿标瞪了一眼,他尴尬的笑了笑,示意我们快下。
  一个31倍的狮子。
  每个人只押了100分,台面上有上千分。
  我示意大家把狮子熊猫全押满。
  又一个41倍的狮子
  服务员在给牌机的玩家们上分,和说话,我见时机正好,示意大家继续。
  23倍的熊猫,35倍狮子,接着40倍的金狮子。
  服务员似乎觉得有什么问题,走到了狮子机边上。
  我说:“妈的,终于把你逮住了。”
  服务员一看面板,傻了。
  金狮子跑出来了,中了1万分,加上之前的,每个面板上都有2万多分。
  服务员急忙叫来经理,这中间阿标早已把勾子藏了起来。
  经理一看,有点火药味:“你们怎么搞的?”
  我声音也大了起来:“什么怎么搞的,你没看到嘛,中的金狮子,什么叫怎么搞的,你们服务员自己看到的中的狮子。”
  经理看了一眼服务员,服务员小声的说:“刚才是中了一个金狮子,他们都押中了。”
  我说:“我发现你们这个游戏厅真奇怪,你开着只让人输不让人赢啊,前天老子输了十几万,别人也输了不少,连根狮毛都没有看到,机器吃多了肯定会吐嘛,怎么,想赖账?”
  小东北也说:“就是,我也输了好多钱,赶紧下分吧。”
  有人假装继续玩。
  我要下分。
  经理说:“这位兄弟,你跟我到办公室拿钱。”
  保时捷和耗子都紧张起来,准备要动手了,我使了眼神,让大家警惕。我跟着经理到了办公室,他也没有说我作弊。
  经理递给我一支烟,说:“兄弟,我知道你们是一伙的,看在你前几天输钱的份上,今天呢,钱我给你,以后,我们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  我说:“你什么意思啊,我输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,今天才赢几万块,你就叫我以后不来玩了。”
  经理说:“你们都是一起的。”
  我说:“什么叫一起的,我都是在这里才和他们认识的,名字我都叫不出来。”
  经理从柜子里拿了钱给我,说:“话我就说到这里,以后我们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  妈的,老子以后还不稀罕你这里。我心里这样想着,只要拿到钱,不打架就是好事,拿了钱就气冲冲的出来了。兄弟们见没事,也都假装继续玩游戏。
  这一次,我们把上次输的钱赢了回来,多了几万,但这家游戏厅显然不能再去,别人没有找茬,也没有叫人,已经给足了面子,再去估计是找死.
  我也明白,我们现在的团队没有那种默契的感觉,加上技术不到位,一但被抓住,恐怕我们勾的不是狮子,而是一颗地雷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2

主题

89

帖子

25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58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3-3 10:5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一章 铁哥来深圳

  东北的铁哥要来深圳了。
  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,一直以来,我在业内或是网上,都听闻铁哥的事迹,无比的仰慕,在我看来,他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千手,而我们这些混饭吃的玩弄的,只不过是一些小把戏。
  勾狮子是一门手上活,与程序无关,更与游戏技术无关,从直观上来讲,打机分为文活武活和武活,文活是指不需要动机器,靠自己的技术,或者是机器漏洞把分赢出来,武活是指用到工具,或者说是用到设备。那么勾狮子就是所谓的武活。只是我们把这种行业淡化成一种千术,只要没被发现的,都能算是绝活。然而,勾狮子这门绝活不是那么的好练,我在海星电玩城练了好久,十把能勾到八把,因为这个地方是我的根据地,根本不会真正的下手,相反,我还把这种作弊的方法告诉了底下的兄弟,提醒他们防着这类人。
  但是如果叫我在别的厅直接出千的话,我可能十把能勾到三到五把吧,因为场地环境,人为因素,加上我自己的心理素质不够高。
  不能做大的动作,我们也只能搞搞老虎机,斗斗地主维持生活。
  突然接到铁哥的电话,第二天下午六点到深圳机场,三个人。


  怀着兴奋的心情,我五点半就到机场等候,这传奇般的人物,终于要见面了,他在网上发布的帖子我大多看过,说得很高深,一篇帖子有成千上万的人看,铁哥算得上是个名人。
  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告诉我,铁哥乘坐的飞机到了,于是,我急迫地站在出站口,翘首以待。
  铁哥出来了,是个大胖子,像一个十月怀胎的女人,身高不到一米六,脸上堆出一种如来佛般的笑,看起来像个财神爷。另一个是高哥,个子很高,说话的时候脖子跟着动。还有一个昆明的四哥,右手四个指头均短了一截,据说他出千被抓到,被后台的老板砍了一截手指。
  我带着大家到了流塘,安排好房间后,又带着他们去广东本地具有特色的大排档吃饭。
  吃饭间,铁哥接到一个电话,说过一会有人要来看他。
  我心里暗喜,来看铁哥的人,必然是道上的,这样我也能多交几个朋友。
  果不其然,没多久,来了两辆轿车,八个人清一色的阿迪,耐克运动装,看上去就像一个帮派,其中有东北的伟哥,上海的兔子,北京的东哥等,这些人对铁哥很有礼貌,但是如果在游戏厅里,我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,他们是同行。
  可能在大家的身上我闻到了一种味道。属于打机器的一种独特味道。


  他们的到来我突然像一个小弟,呆在边上听大家高谈阔论,话题中最多的就是吉祥宝贝。后来,我带着大家到红磨坊,有人要结账,被我挡了下来,并提前给服务员钱。铁哥说我会做人,让伟哥以后多与我联系,我有什么困难也都可以向伟哥讨教。
  轿车,小弟,谈吐。这一群人让我大开眼界,他们个个显得很有学问的样子,一点也不像混混。当然,我知道他们是高级混混,有钱了,穿的全是名牌,开的全是好车,就连说话也不带脏字。

  我送铁哥回酒店,路上,我好奇的问:“铁哥,你们刚说的吉祥宝贝,这边也有。“
  铁哥说:“多少钱一分,单点能押多少?”
  平常不关注这机器,自然也不知道,我说:“明天我去看看再回复你。”
  第二天,我便去了福永一家有吉祥宝贝的场地,以前搞老虎机的时候去过,一楼是小机台,吉祥宝贝在二楼。我到了二楼,见有两台机,便在其中一台上了五百块。
  我说:“那一台一百块多少分?”
  服务员说:“一样的,都是一百块两百分。“
  我试了一下,单点一把可以押500分,上面的帽子也能押很多,输了两百后我就下了机,在游戏厅转了一圈,厅不大,如果要做手脚,被发现了绝对走不掉。
  回到酒店,我把情况向铁哥详细的说了。
  铁哥说:“分值蛮大的嘛!”
  我说:“怎么搞?”
  铁哥让四哥给我演示。四哥拿了一根钢丝,说球在转动快停的过程中,把这个钢丝插进骈,就能把球挡下来。
  我说:“这和勾狮子差不多啊!”
  铁哥有些吃惊,说:“你也会勾狮子?”
  我说:“还行,不怎么精。”
  吃过午饭,我便带着三人到游戏厅附近,他们三人商量好,我一个人在边上看,见机行事。
  我先到二楼,见一台机器上有人在玩,便上了空机,上了五百块。不一会四哥上来,到处逛了一会,在我旁边上了两百块。四哥偷偷的拿出一个防风打火机,烧一根铁丝,铁丝烧红后,直接在圆形的塑料罩子上烫了一个极小的洞。
  这个和勾狮子真的很像,只是他这个洞更小,不容易被发现。
  铁哥和高哥也陆续上来,一人上了五百块,不一会就输光,两人又上了两千块,又输光了。
  我剩下四百多分。
  这时,铁哥和高哥又上了一千块,铁哥叫服务员倒水,同时给四哥使眼色,然后铁哥和高哥押了1.2.3号球,我也跟着压了1.2.3号球,只见四哥把铁丝插了进去,铁珠转得很慢,“啪——”的一声,铁珠掉进了2号洞。
  500分中了12倍,就是6000分,铁哥和高哥显然知道这个球百分之百能掉进123号洞里。而我只得了600多分。
  这时候,我见铁哥和高哥又押了1.2.3号球。
  服务员走了过来,我正好也想上分,就上了五百块,也押了1.2.3号球,还带了点帽子。
  铁哥说:“服务员,有打火机吗?”
  服务员没有,便到吧台去拿,他转身一走,球就进了3号洞。
  铁哥和高哥上面的帽子都打满了,一人中了1万多分,我才中7000多分。铁哥让服务员下两万分,高哥却不下分,继续押1.2.3号球,四哥给我使眼色,我也跟着又押1.2.3号球,还把上面的帽子全打满。
  服务员盯着球,似乎不怎么想信这球每次都出小。
  铁哥数着钱,说:“服务员,给我换张钱,这张都断开了。”
  服务员换钱的时候,球又进了2号洞。
  高哥玩了一会也下了分,离开了二楼。
  等他们走后,我一个人又玩了十几分钟,这期间服务员丝毫没有怀疑,而四哥档球的速度也非常之快,而且动作非常的自然。
  给铁哥打电话,大家集合,赢了三万三,铁哥给了我九千,一千算昨天的开销。大家商量好,明天继续来,想办法多干一点。
  干净利索,配合得非常好,铁哥三人的行动,让人根本觉察不出是老千,互相也没有暗示,各玩各的,把进出的路线安排得妥当,不愧是高手。
  相反,我那帮小兄弟做这样的事,恐怕就是赶鸭子上架,还没有出手,就被人逮了现形。
  我对四哥有了兴趣,在这次行动中,四哥的动作娴熟,速度快捷,非常人能及,之前我在网上并没有找到四哥相关的资料,但从他的断指来看,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  铁哥说,四哥是他最好的兄弟。
  兄弟,自然就是同生共死,铁哥和四哥这样的兄弟,除了江湖道义,还有恩情。


  两人是发小,初中时喜欢游戏机,玩着玩着就上了瘾,没少被父母打骂,也在游戏机上花了不少钱,没钱了就到家里偷,家里没有了就到外面偷,后来干脆抢年级低的学生,后来被开除。从发小到同学,再到游戏厅的玩们,铁哥和四哥成了穿一条裤子的兄弟。
  吃在游戏厅,睡在游戏厅,县城的游戏厅老板不希望赚二人的钱,只希望二人早点回家,因为他们玩着玩着,就开始赚钱,有一次被老板逮住,两人用工具作弊,老板指责了一番,不让他们再去。
  从小县城到大城市,铁哥和四哥经历了许多坎坷,睡大街睡录像厅是常事,却一直没有放弃游戏机,终于有一天,出事了。
  这一天,铁哥像往常一样玩游戏,狮子机玩了好几天,一直没有出彩金,他与四哥商量好,准备勾狮子,狠狠地赚上一笔,他负责勾狮子。由于没有多大的经验,铁哥没能勾到狮子,却被人发现了。
  一阵暴打,老板请了看场子的人前来,拿着证据教训二人。
  后来,四哥抢着认了,说勾狮子的人是他。
  一刀下来,断了四个指头。
  四哥断了手指,却更加灵活,很多工具都由他来操作,铁哥的团队里面,四哥是最好的兄弟,也是他的恩人。铁哥提起四哥,眼神里全是感激。
  铁哥说:“我干这行十年了,从游戏机一出来就开始玩,这里面的门道很深,一不小心就栽了,你在宝安混得不错,还带这么多小兄弟。”
  我说:“我没玩游戏两年,还要向铁哥多学习。”
  铁哥说:“听说你以前是混社会的,怎么想到要玩游戏?”
  我说:“混来混去,身上没有一分钱,也没有出头之日,玩游戏倒还可以糊口。”
  铁哥说:“那是,你看伟哥,玩这么多年游戏,房子车子都有,还投资了房地产,我挺羡慕他的,比起他来,我们都是差的。”
  在我看来,铁哥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,游戏界的大师,但听他一席话,我也有所感悟,要想在这个行业内呆下去,除了要具备一些技能,还得有点背景。做游戏厅的老板,背后都有一定的关系,多少都在道上混,游戏厅之所以能赚钱,除了表面上的规则,暗地里也有许多门道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2

主题

89

帖子

25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58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3-3 10:57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二章 拜师学技艺
  广东的早茶是一种饮食文化,泡杯茶,点上各种小吃如凤爪、排骨、猪肚、牛腩、椰丝球、豆沙酥、水晶饼、虾饺、叉烧包、奶黄包……听人们天南地北的谈论,上了年纪的人会在早茶店呆很久,而上班的年轻人们则匆匆吃过早点离去,信息从那个不大的地方传播出来,随风飘散。
  我们吃着早茶,听铁哥讲他出道的故事。
  十年光影,行走之初,只靠一把指甲剪,老的千术,却也能走遍天下。


  一把指甲剪,让我有了兴趣,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,能够让一个人行走江湖,难道是神器?随着我的好奇,铁哥拿出陪伴他多年的指甲剪,比普通的大一点,前段有锯齿状。铁哥告诉我,把上分的线拉出来,用这个工具夹在上分线上,一夹一放,机器就能上分,和上分钥匙是一个道理。
  可以想象,这个上分的过程也相当艰难,但铁哥靠这么一把指甲剪就能够破解游戏机,他花的时间和精力可想而知。
  吃过早茶,我们又到了昨天玩的游戏厅,继续对吉祥宝贝下手。
  吉祥宝贝这机器,操作起来非常简单,只要细节上到位,根本不会出什么问题,估计服务员和老板也不会每天都检查机器,不知道被做了手脚。事实上,能够在游戏机出千的人并不多,游戏厅每天都在赚钱,不会在乎一台机器上输多少钱,他们对自己调整的赔率比例非常自信。
  铁哥告诉我,进了游戏厅,还玩昨天的那台机器,先输一万五,打一个面,慢慢的打两个面,最后四个面都打,掌握到节奏,一个半小时把一万五输光,输得差不多了就给他打电话。
  按照铁哥的吩咐,我到了游戏厅,上午一般没人玩吉祥宝贝,我便到昨天的机器上玩,输得差不多的时候,我就给铁哥打电话。
  四哥来了,朝我使了眼色,我叫服务员又上了一千,上完分铁哥就来了,找了个机器上了五百,这时候边上突然来了一个玩家。
  完了,没机会了。
  铁哥和四哥根本不担忧,继续玩他们的。
  趁服务员离开的空闲,四哥悄悄的告诉我,押1.2.3号球号球,我便四个面板全押了。
  铁哥对边上的玩家说:“兄弟,听说昨天楼下有人被砍了,是真的假的?”
  玩家说:“有这事,我还不知道。”
  铁哥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玩家聊着,这时球已经进洞,是2号。
  服务员过来,说:“哥你中了啊!”
  我说:“输了快两万,再不中,就没钱玩了。”
  服务员说:“慢慢玩,会中的。”
  我拿钱让服务员买香烟,她一走,我又继续押,这一次全部押满,还押了帽子。
  球差点进了别的洞,还好弹了回来,中了3号。
  服务员拿着香烟过来,一点也不惊讶,说:“哟,哥你又中了,好厉害。”
  我说:“靓女,托你吉言,让我今天赢点,我在游戏机上输了几十万了。”
  服务员说:“不是在我们家输的吧,我都没有见过你。”
  我说:“来过几次,你不在。”
  85000多分,我便让服务员下了70000分,她没这么多钱,便叫来经理下分,经理似乎见习惯了这种场面,夸奖了我几句,到吧台拿了钱给我,但人却留下来了,大概是怀疑起来。
  我随便押了几个数字,什么也没有中,经理见我玩这么大,给大家递了烟,让我们玩开心。
  “啪——”
  我中了一个4号,这一把四哥没有动手脚,而且是经理亲眼看见我乱押的。
  “哟,你这手气太好了,随便押都会中。”
  经理皮笑肉不肉的说。
  我说:“我经常输,今天算是运气好点。”
  真的是运气来了,经理看的过程中压10把中5把。
  当着经理的面,我又下了70000分,跟着经理到吧台拿了三万五,称吃饭了再来玩,又和经理聊了一会。
  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,铁哥才来,他夸奖我今天表现不错,一点也没有让经理和服务员怀疑,而且出手大方,说话也有气质,这家场地可以继续,很干净。铁哥和四哥输了一万五。
  我有些不解了,我们明明是来赢钱的,干嘛要故意输?
  铁哥笑了笑,说:“如果我们全部都赢,服务员肯定要怀疑,老板也肯定要怀疑,我们输你赢,这样的话也没有人发觉,大家要配合表演,有人赢有人输才行,老板才喜欢,谁都喜欢有钱的玩家。”
  我让大家在附近吃饭,铁哥却让我们散开,让我和他们保持距离,不要被附近的人认出我们来,万一有服务员或是游戏厅的人知道我们认识,肯定会怀疑,以前就是因为在场子附近吃饭,被场地的老板发现,事就搞黄了。
  真不愧是老司机,铁哥的安排越来越让我敬佩。
  我们分开吃饭,然后按照原来的计划,我先到游戏厅,和经理又吹了一会,逗了一个美女服务员,把她弄得心花怒放的,似乎有那意思,还留了电话。那个时候在广东,女生特别多,随便就可以泡到手,而且这些女生都是弱智型的,只要你在她们的面前表现得有钱,没钱表现得有口才也行。有个长得很丑的朋友,居然一个月也可以换几个女朋友,而且这些女孩长相不错,那才是真正的奇葩,印证了好白菜都被猪拱了的那句话。
  我没有再玩吉祥宝贝,因为我赢了钱,如果再玩继续赢的话老板就会怀疑,我在二楼逛了一会,又到一楼打了一会的斗地主,便离开了游戏厅。铁哥三人在游戏厅玩了三个多小时才出来,我们在离游戏厅有几公里外的地方集合。
  我说:“铁哥,这么长时间才出来,你们赢了多少?”
  铁哥说:“你猜猜。”
  我说:“五万?”
  铁哥摇了摇头。
  我继续猜:“七万?”
  铁哥说:“我和老高一起下了九万六。”
  这哪里是在玩游戏,分明就是抢钱,他们配合我才赢了五万三,没想到短短三个小时他们就弄了九万六,这个数字我是想都不敢想,完全把游戏厅当作是取款机了,想取多少就取多少。
  见我吃惊的样子,铁哥说:“这算什么,要是范哥来了,至少二十万打底。”
  我说:“哪个范哥?”
  铁哥说:“我们一起出道的,他下手最狠,他玩的场子,别人要想继续玩就是找死。”
  听铁哥这么一说,我突然想起网上的排名,难道铁哥所说的这个范哥,就是那个叫寸草不生的人?我说:“铁哥,你说的这个人难道是那个叫寸草不生的?”


  铁哥和高哥都笑了,异口同声:“就是他。”
  我说:“那请铁哥介绍一下范哥,我也好向他学习学习。”
  没想到铁哥很干脆的就把范哥的电话号码给了我,说以后什么问题都可以请教范哥,就说我是他的小弟。
  我说:“要不你收我做徒弟吧?”
  铁哥说:“收什么徒弟,大家做兄弟不好吗,再说我也没有收过什么徒弟。”
  高哥也相劝:“老铁,阿龙这个人不错,胆子大,收就收了吧。”
  铁哥说:“我这个德行,还收啥徒弟?”
  我说:“兄弟和师徒可不一样,铁哥你要是看得起我阿龙,你就收了我。”
  铁哥便不再好拒绝,我也顺口喊了师父,聊了一会,我们就回到了流塘的幸福酒店,又给大家介绍了燕子,铁哥说我好福气,能找到燕子这样的马子,将来肯定会很幸福。
  除去本钱,今天一共赢了十四万九,铁哥给了我三万七,我借故下楼买烟,封了个九千八的红包。
  我说:“师父,这是孝敬你的,以后我就是你的徒弟了。”
  铁哥不收,说:“你这是搞什么,还搞起这个来了,应该是我给你红包才对,你看我们在流塘,吃喝玩乐都是你的,还是我们到你找的场子里玩,不能收不能收。”
  于是,我安排了好一点的饭店,把小弟们都叫到饭店,正式行了拜师礼。
  铁哥把跟随了他多年的指甲剪送给了我。
  在我流浪在游戏厅的岁月里,有了一个带领我的师父。
  这一夜,我们在狂欢着。
  我给铁哥找了一对双胞胎姐妹陪着喝酒,铁哥很高兴,他说我们不但是师徒,也是最好的兄弟,师徒只是一种称呼,我们应该像兄弟一样互相关心和照顾,他会把行业中的朋友介绍给我认识,让我真正的接触到老千的圈子。或许是酒喝多了,铁哥高兴得流泪,他没想到这么大年龄了还能收到我这样的徒弟,以前和兄弟们混习惯了,突然有了责任,还有点不习惯。


  拜铁哥为师,不完全是因为要跟着他学老千,而是出于膜拜,铁哥这个人走江湖有他的一套,他在游戏厅混了十多年,多少有些名望,谈不上赚了多少钱,最起码是有地位的,而我是一个新人,重要的是要找个靠山,找个能够真正引领我进入行业巅峰的人。就如之前跟着华哥一样,如果我跟了一个平凡的人,或许什么事都办不成,还会被人追着打,数敌无数,但华哥的老大有势力,在江湖中很有地位,我们这些小弟自然也有碗饭吃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戒赌啊论坛

GMT+8, 2020-2-23 09:04 , Processed in 0.047053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